唐锋并不傻,自然知道即便将今日这事上报给执法堂,最后吃亏的,也只能是青玄峰,所以他只是沉默并没有出手阻拦。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他想阻拦的话,只怕这位管事想要动用传讯符箓,估计也没这么容易,这位管事也不过五行神境六七重左右,他若力拼杀,未必就没有抗衡之力。

就比如刚才对付宇文及,他也只是动用了灵元之力,尚未动用神国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需要刻画出六道龟纹之多。

若是再加上神国之力的话,顶多也就是五道龟纹,就能将对方拿下,当然了三千神国术比较特殊,在来大世界前,老乞丐就已经百般叮嘱过他,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轻易动用。

项少明似乎还有些弄不明白眼前的形势,一双怒言直瞪着唐锋。

倒是宇文及,已经稍稍感觉到不太对劲,只是这时候管事已发出传讯,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但是他知道,今日这件事不管怎么闹,这个脸他是丢定了,而且顺带,连青玄峰很可能也要跟着丢脸,只是就这样要他交出灵田,他又不甘心。

山岳般的龟壳守护还悬浮在他头顶,令得宇文及不敢有丝毫妄动。

管事看到这微微叹道:“唐锋,有话好好说,我已经通知了执法堂,另外也通知了你们两座峰脉的掌峰,你还是先将龟山收起来吧。”

唐锋没有多说什么,轻轻挥手,那座如山岳般的龟壳顿时消散开来,如今宇文及与项少明已身受重伤,晾他们也跑不掉。

院子忽然安静下来,唐锋收了龟山之后也不说话,直接转身返回石凳,接着一屁股坐下来,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茶,看起来满脸的轻松。

不过项少明与宇文及却没有这么轻松惬意了,两人只是干巴巴站在那,既不好走过来坐下,当然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去。

清纯可爱长发MM王玮瑛图片

管事陈光暮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过只是个管事,正所谓人微言轻,说出的话只怕没半点分量。

直到这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过来,龟背峰为何要派这个唐锋的小家伙,过来收回那片灵田了。

虽然只阴阳一重境,但是所展现出来的战力,却足以碾压阴阳六重,甚至哪怕是阴阳化境七八重,他未必没有抗衡的能力。

而且刚才若不是他出面阻拦,只怕这家伙真的就要将宇文及给碾死。

想到这里,管事老人暗叹道:“想不到,年纪轻轻竟如此杀伐果断,当真是个狠人呐,看样子接下来要稍稍侧重他这边了。”

作为一位阅历丰厚的老人,而且原先还是执法堂出身,管事很清楚,这样一位杀伐果断战力超然的年轻天骄,一旦成长起来将会是何等恐怖。

更要命的是,这家伙似乎才来玄武宗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那神龟守护,龟背峰的绝学,他竟然就已刻画出了六道龟纹,这种天赋堪称妖孽。

众人并没有多等,山脉之巅忽有虹光飞掠而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有三人从高空落在了院子。

三人身穿黑袍,每个人的袍子背后都绣有一头老态龙钟的神龟图案,作为玄武宗弟子大家都清楚,这是属于执法堂的制服,三人都来自执法堂,而且辈分年纪都不低,应该是执法堂长老级别的人物。

在玄武宗里,只有到了五行神境的核心弟子才能够称之为长老,而且,执法堂的长老无论是境界还是战斗力都要比其他峰脉更强一些。

其中两人已是五行神境八重,另外那人气息更雄浑,竟已是巅峰境界,只差一丝便能迈入道台境,成为一方大能人物。

这人乃是执法堂的一位副堂主,名叫诸葛雷!

“见过诸葛副堂主!”管事陈光暮看到来人,立刻过去行礼。

“弟子青玄峰项少明,见过三位执法堂前辈!”项少明跟着上前。

紧接着宇文及还有郝仁都上前行礼,唐锋自然也不拖大,跟着起身。

诸葛雷眉宇威严,只微微点头,也没有问具体发生什么事,只是问道:“陈光暮,此事你是不是还通知了其他两大峰脉掌峰?”

陈光暮道:“是的。”

诸葛雷道:“那好,姑且先等他们两大峰脉的高层前来再做决断。”

看得出来,这位副堂主并没有立刻判决,而是等两大峰脉高层到来,显然是没有骗但任何一方的打算。

项少明却忽道:“副堂主大人,今日这事你可得要为我们主持公道,虽然此次不算宗门所在,但也是势力范围,龟背峰唐锋,刚才竟下杀手,企图要将宇文及师兄给斩杀,此子心狠手辣凶残成性,可不能饶他!”

诸葛雷皱了皱眉,哼道:“本座刚才的话你没听到?今日是非曲直,本座自然会公正评判,但既已通知两座峰脉,姑且先等你们掌峰前来!”

项少明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宇文及却赶忙将他拉住。

诸葛雷不再开口,只是微眯着眼睛,饶有兴味的打量起一旁的唐锋。

约略半盏茶功夫,山脉之巅又有虹光掠来,紧接着四个人,分两批,先后落到了院子里。

其中两人身穿青色长衫,看样子应该是青玄峰一脉的长老。

另外两人则是一袭黑衫,正是龟背峰这一脉的长老,两大峰脉掌峰,并没有出面,只是派了长老前来。

项少明看到这里,不由得惊问道:“秦长老,怎么是您老人家前来,我爹呢,他没有来?”

那叫秦长老的老者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低声喝道:“你少说两句,今日这事你也不想想,你爹他有脸前来?”

项少明不说话了,只是转过头,用一双怒眼直瞪着唐锋。

至于唐锋这边,则是与大师兄上前,依次向两位同峰脉的长老行礼。

诸葛雷挑挑眉,沉声道:“既然两大峰脉高层已到,那么现在开始,陈光暮,你作为这里的管事,刚才发生的事,可有用灵镜照录下来?”

陈光暮顿时犯难了,因为青玄峰那两位长老已暗中频频向他眼神示意,他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思。

诸葛雷是何等聪明之人,当即加重语气道:“陈光暮,你先前也是执法堂出身,应该很清楚,作为管事,若没有用灵镜照将所发生之事录下来,那就等于失职,按宗门规矩,只怕你这管事的肥差就到头了。”

陈光暮终于暗暗一叹道:“自然有的,副堂主稍等,我这就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