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萧

然看向柳达,眼神中透出询问的意味。“

这个消息也是我以前的一个小弟告诉我的,至于真实性,我并不敢保证,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探查过了,只是那里把守的很森严,我的人进不去。

但是以我的经验看,那里肯定有猫腻!”柳

达两只眼睛泛着精光,斩钉截铁道。“

没错,我和柳达的想法一样,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摸清那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如果真的是制造违禁品的窝点,那我们就可以采取下一步的行动,如果不是的话,我们也好早做打算!”徐百川说道。

“徐叔是想让我出手?”这大晚上的,萧然可不会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来的。

“没错,现在在我的身边,你的身手最是不错,而我又最相信你,所以我就想让你去跑这一趟,不过你一定要切记,只要打探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就立即回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行!”徐

百川的神情立刻严肃了起来。这

次去查探周云龙的制造违禁品的窝点,其中必定危险重重,他可不想看到自己这个内定好了的女婿受到什么伤害。

“英雄出少年,我相信,萧一兄弟肯定能够胜任这次的任务!”

柳达大嗓门的声音里满是赞赏,只是在他那看似满是赞意的眼睛深处,悄然划过一抹莫名的意味。

请叫我水果女孩

“我现在就有空,把地址给我吧,我去看看!”

萧然当即点头。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再说了,只是打探一下情况,凭借他的身手,他自信不会用太多的时间。“

好!”徐

百川赞赏的点点头,萧然这个有了想法就去做,绝不拖拖拉拉的性格很是受他的喜欢。

“这个制造违禁品窝点,就隐藏在西郊外一栋废旧的工厂里面,你要小心,速去速回!”

徐百川站起身,重重的拍了拍萧然的肩膀。萧

然没有二话,随即和几人告辞,便赶往那个窝点所在的地方。

……海

城的夜色颇为宁静,没了城市里面的喧嚣,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静谧之感。

郊外的空气更是在海水的腥味和泥土的土腥味混合下,透出一丝新奇的味道。而

此刻,藏在一颗树上的萧然正神贯注的盯着不远处的一个亮着灯光的地方,这个地方,正是柳达口中周云龙的制造违禁品窝点。这

里原本只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周围也几乎没有人家,如果不是从门缝里和天窗上透出的光线,在夜里一般人根本难以察觉。

透过露出的光线浮动,萧然能肯定里面有人,只是里面静悄悄的,即使是他的耳力,也听不到里面的谈话声。

这让萧然有些好奇。不

过好奇过后,萧然终究还是动了,而这一动,便是直奔向那间废弃的工厂。

他在外面已经观察了好一会儿,除了工厂房顶上设置的几个360度旋转的摄像头之外,在外围根本没有人,这似乎和柳达口中的戒备森严有那么一点点出入。不

过萧然倒也没有太在意,对于旋转的摄像头,萧然已经找到漏洞,在各自旋转到了一个点之后,刚好有两秒钟的时间,会出现一个监控的空白。

而萧然趁着这个空白,将速度提到最快。几

个闪身之间,就已经贴到了工厂的门口。

而到了这里,工厂里人的走动声更加明显了一些,只是依旧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仿佛这里的人都是行尸走肉一般。

萧然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情况着实有些反常。就

在他准备朝里面探查的时候,工厂里面终于传来了一道声音。“

典哥,这些东西,我们是不是先给那几个家伙喂上,然后看看反应?”

一个男人神秘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萧然心里一惊。只

不过他惊的不是这个声音,而是这句话。这

里如果真的是制造违禁品窝点,那他口中要喂的东西,大概率就是违禁品,将这个东西给别人喂上,难道是在拿人做试验?“

呵呵,喂迟早是要喂的,只不过,你忘了我们来之前的大任务么?”

被叫做典哥的人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这种事,对典哥你来说,不就是小菜一碟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保镖,让龙爷手下排名第二的高手出马,我看就是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啊!”随

着这句话的声音传入萧然的耳朵里,他的心里瞬间涌起了一个不祥的预感。而

就在下一秒,工厂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留着小平头,身体干瘦的男子顿时映入了萧然的眼中。

“呵呵,你就是萧一吧?恭候大驾!”曹

典戏谑的看着萧然,双手做出摊开的姿势,似乎早就在等待萧然一般。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街头混混,嚣张而又无赖。

但萧然却从这人的身上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再加上之前听到的周云龙手下排行第二,他就知道这人的不凡。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我要来了?”

注视着曹典,萧然的目光深沉而又犀利。他

自信自己在动手之后,绝对没有任何暴露的地方,可是如今却被如此简单的发现,仿佛在守株待兔等他一般,这让萧然大为不解。“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知道你要来,很难么?”曹典放下双手,面露不屑。“

一个小小的保镖,不做好分内的事情,居然想强出头,做起了越俎代庖的事情,惹怒了龙爷,你要记住,你今天所得的一切,完是你咎由自取!”

曹典嘴角微扬,脸上露出猫戏老鼠般的笑容。

他就喜欢将人在死之前尽情的戏弄,这对他来说,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快感,看

着对方在自己的戏弄之下惊恐、无助,最终又跪地求饶的样子,无不刺激着他的肾上腺,让他兴奋莫名。对

于萧然,他自然也要如此对待,他相信,在他的语言刺激之下,萧然肯定会像以前死在他手里的人那般先是挣扎,然后再是无助,最后变成求饶!

光是想一想,他就忍不住血脉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