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阿修罗魔眼,吸收了申屠玄策体内的恶魔之力后,凌峰又接着替老维多因和开普勒将恶魔之力吸走。

虽然恶魔之力在一定程度上,也赋予了他们一定的力量,但总的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

更何况,凌峰还在黛薇拉口中得知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所有的恶魔海盗,其实不过都只是远古恶魔的祭品而已。

恶魔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只要这股力量在体内,便指不定在什么时候,会变成夺命的诅咒。

所以,虽然老维多因和开普勒在被凌峰吸走了恶魔之力后,实力难免有所降低,但他们却并不感到惋惜。

这股力量,不要也罢。

倒是凌峰连续吸收了三人体内的恶魔之力,阿修罗魔眼又略有提升。

看样子,吸收其他恶魔海盗体内的恶魔之力,倒也是提升阿修罗魔眼的一种途径。

“小峰,多谢了!”

感受到体内的恶魔之力皆尽消散,老维多因不由老泪纵横,已经快十年了,自己终于真正意义上重获自由了。

“在恶魔岛上的时候,承蒙老维你的关照,何必言谢。”

凌峰摆了摆手,淡淡笑道“对了开普勒前辈,既然这次要前往海神岛,不如你就与我们说说,海神岛的具体情况吧。”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也好。”

开普勒点了点头,“说起来,我在恶魔岛被囚禁十年,海神岛上或许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只能说说十年以前的情况了。”

“其实自五千年前,我们海神岛便凭借着海神号,成为这无尽之海上的霸主,我们通过和各大域的顶级势力之间进行交易,获得所需的修炼物资,那个时候,我们海神岛,人才辈出,高手如云,是无比荣光的时刻。”

“直到百多年前,恶魔海盗出现了……”

开普勒眸中闪过一丝怨恨之色,死死捏紧了拳头,“那些海盗的出现,让这一切都改变了,他们改变了整个海域的格局,他们将原本和谐的内海,变成了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十年前,以我和其余几名船长为首的抵抗势力,终于忍受不了恶魔海盗们种种无理的剥削和压榨,选择了与他们开战。经历了三天三夜的残酷大战之后,我们败了……我们的人,被俘的被俘,被杀的被杀,甚至还有三艘海神号,都被恶魔海盗掠夺,变成了他们的战船!”

说到愤恨之处,开普勒的指甲,都深深陷入掌心之中,任凭鲜血滴落下来,竟是丝毫没有察觉到。

“而那一战,我们并非无机会的!”

开普勒咬牙道“恶魔海盗,确实很强大,但是我们海神岛的将士,数倍于他们,是我们的软弱,才让那些恶魔海盗,变本加厉,无所顾忌!”

“看样子,海神岛内部,也并非团结一气。”

凌峰摇了摇头,轻叹道“既然当年那一战,你们的岛主大人都不愿意与恶魔岛开战,如今恶魔海盗又发展了十年,实力更加强大,你们那位岛主,恐怕……”

凌峰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了。

开普勒还幻想着海神岛岛主愿意和恶魔岛开战,恐怕太过天真了。

“不……”

开普勒摇了摇头,“当年的岛主大人,和我一样,其实也是主战派,只是十名海神号船长,只有三人支持开战,岛主大人也只是顾大局,才没有支持与恶魔岛开战。”

“这样么……”

凌峰沉吟片刻,这才开口道“无论如何,等我们见到那位岛主大人,自见分晓。”

……

次日一早。

在开普勒的带领下,凌峰一行人直接施展御空飞行之术,向着海神岛的方向,飞驰而去。

虽然在这无尽之海上耗费大量的元力飞行赶路,无疑是一种相对愚蠢的行为,但开普勒打造出来的海神号推进器已经彻底报废,就算临时再造出一艘木船,也绝对抵不住内海之中那些可怕的暗流和漩涡。

与其如此,还不如选择飞行前往,还能节省一些时间。

只不过,大海上的海浪和风暴,时常都会带给凌峰一行人不小的麻烦。

三日之后。

一行人皆是有些精疲力尽,申屠玄策更是忍不住抱怨道“我说开普勒船长,这就是你所谓的不算太远么?”

开普勒望着前方,眼前突地一亮,指着前方一片陆地的影子,惊喜道“那里,就是海神岛!”

“终于要到了!”

申屠玄策长出一口气,在大海上漂泊了许久,再度看到陆地的感觉,简直激动到想要哭泣。

“相对于整个无尽之海来说,的确不是太远的距离了。”

凌峰亦是摇头笑了笑,总算可以稍微休息休息了。

几人连忙加快了速度,很快便飞进了海神岛的范围,接连遭受到了风暴和巨浪的洗礼,凌峰几人看起来都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甚至有些胡子拉碴,不修边幅。

很快,几人落在一片海滩之上。

“终于回来了!”

开普勒望着眼前这座海岛,不由老泪纵横。

十年了,他终于再度踏上了这片土地,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此时,正有不少身着粗衣麻布的孩童,正光着脚丫,在海边奔跑着。

当他们看到凌峰一行人的时候,皆是露出一丝胆怯之色,因为他们现在的这幅造型,怎么看怎么像传说中的“人贩子”。

其中一个长得高高壮壮的小男孩,将小伙伴们护在身后,同时警惕的盯住凌峰几人,壮着胆子质问道“你们是……是什么人!”

凌峰淡淡笑了笑,目光看向那个小男孩,这小家伙,小小年纪,倒是有几分英雄气概。

“呵呵,我们可不是坏人。”

申屠玄策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抬手要抚摸那小男孩的额头,却被小男孩一巴掌拍开,同时用稚嫩的嗓音,发出穿云裂空般的吼声“阿爹,有坏人!”

“我去,我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哪里像坏人啊!”

申屠玄策一阵无语,而此时,已经有不少住在附近的村民,手持着鱼叉和柴刀之类的武器,向众人围了上来。

这片海滩,本就是一座小型的渔港。

不一会儿,又是一名赤着上身,看起来颇为强壮的男子也冲了过来,口中骂骂咧咧道“是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竟敢动我家小兔崽子!”

hunduntiandij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