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

公冶七艰难了吐了满嘴沙石。

血液混杂着吐出来的沙石,显得十分的狼狈不堪。

谁能想到,堂堂的昆仑守门人,竟然被来人如此羞辱的击败!

并且,还是在这个敏感的时间段!

天下的大小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