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路、吃一路,等肖雨栖手里就剩下两三串的时候,忽然,前方人群深处,传来了阵阵锵锵锵的鸣锣声,街面上的众人在听到鸣锣声后,一个个的抬脚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涌去。

肖雨栖立时眼神一亮,招呼着身边吃的专注的金大丫,“金大赶紧的,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去。”,说着,两人也夹裹在人流中,朝着前头的人流而去。

原来热闹的地方是处街边的大戏台子,而且看样子,戏台子的历史还比较悠久,边上也有翻新的痕迹,分析着戏台身处的地理位置、人文历史,肖雨栖还一边低头继续啃羊肉串,心里不断琢磨着。

这戏台子估计到节日或者是什么庆典祭祀的时候,想必还会唱大戏。

才心说今天是不是自己运气好,刚好刚上开戏呢,虽然说自己听不懂那什么咿咿呀呀,嘿嘿哈哈的大戏,不过看热闹还是可以的。

带着小市民般的实在心态,肖雨栖领着金大丫窝在人流中,最后还仗着力气大,身子瘦,主仆二人还颠颠的挤到了最前头。

“嘿,下头那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少爷,穿着个雪白的袍子,手里居然还豪迈的拽着肉串吃呢,啧啧啧,挤在人群里钻,也不怕污了他那一身白袍子?果然还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啊,不像咱们这些粗汉,啧啧啧……”。

“闭嘴,别说话,小心九爷回头让你自罚。”,侍卫身边的另一位侍卫,及时开口阻止同伴的瞎说话,不过自己倒也看了眼同伴嘴里的那白衣少年。

那样朝气灵动的如玉少年,跟自己的主子也有得一比。

不过还是他们九爷更出挑些,毕竟他的主子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存在,哪怕是当世那些很是看不惯主子的酸孺,见了主子也不得不夸一句,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呸呸呸,是他不该,怎么还评价起主子来了?

就是心里想都不行!

90后美女裴紫绮圆点冰鞋风

侍卫狠狠的摇摇头,把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都抛诸脑后,继续严肃的站岗值守起来。

肖雨栖还不知道的是,就自己与金大丫的举动,居然引得了戏台侧面,一处茶馆二楼雅间外,在走廊上站岗守卫的侍卫们调侃评论了。

雅间内,临窗边,矮榻上盘坐的那位淡青色衣袍的少年,眉角不动声色的轻挑了下,随即又恢复了刚才那副巍然不动,风淡云轻,仿佛世间任何事物都不会入眼的淡然姿态,或者说是不在意的姿态。

修长如玉的手执起壶,自斟自饮的给自己再次满上一杯清茶,玩味的端起跟前小小的茶碗,凑到嘴边轻抿一口,目光却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向下方的热闹处,确切的说,是看向了下方,刚才自己手下嘴里嘀咕过的那白衣少年。

果真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少年啊……

那一身白袍的用料做工不是寻常,一般人家可穿不起,只是……

那白袍少年人样貌,自己似乎是在哪里看过?

青衣少年不由的皱了皱眉。

丝毫不知,自己从众多收藏里,好不容易找出来这身合身的白袍,居然背后还有辣么多的门道,这会子肖雨栖幅的注意力,可都被台上的热闹给吸引了。

“来来来,各位金城的父老乡亲们,大家走过的不要路过,都来看看某带来的绝世珍宝啦……”。

台上穿着朱红绸缎的白胖子,一脸笑眯眯的朝着台子下围观的众人拱手招呼,说的话还一套套的,再配合上对方脸上市侩的笑容,肖雨栖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货像是走街卖艺的。

然而,还真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白胖子接下来的话,完朝着自己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感情人家不是卖艺,人家那是在卖东西,还特么的聪明到用了很高级的拍卖,价高者得呢!

就听上头的白胖子废话一大通,在把下头人的热情都调集起来,嗷嗷叫的喊着,让他赶紧把他嘴里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好宝贝拿出来时,白胖子动了。

努力的挺直他那看不见的肥腰,清清嗓子,“那好,那我单某就不废话了,大家请看。”。

说完,举手啪啪的拍了两巴掌,下头围观的众人就看到,有两个小厮模样的的人,抬着个大大的红漆托盘上来了,托盘上还盖着块大大的红布,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托盘里头的东西。

众人见了,嘴里忍不住的嘘,“哎呀,赶紧的,别卖关子啦,快快给我们看珍宝。”。

白胖子嘿的一笑,颔首示意手下把红漆托盘往前倾斜,面向众人,自己伸手一把揭开了红色的盖布。

一瞬间,肖雨栖只觉眼前一道七彩的华光流转,身边同时响起的,是众人齐齐倒抽冷气,转而又啪啪啪拍手叫好的声音。

这个反应,让上头的白胖子很是满意。

挺了挺他凸起的硕大肚子,白胖子指着托盘里的东西,大声又自豪的开口道。

“金城的父老乡亲们,还有各路来的掌柜东家们,大家睁大眼睛好好瞧一瞧,这可是曾经大黔朝有名的贡品七彩流光锦,是曾经只有皇家才能用的宝贝好东西!

单某不怕跟你们说,某手里的这匹七彩流光锦,那可是当下唯一存世的一匹了!

自打大黔灭,会织造此锦的匠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七彩流光锦就再也无法织造出来,就是连如今的南黔皇室,也再无法用上这七彩流光,大家可想而知,单某手里的这一匹可是稀世珍宝?那真是用一寸少一寸,寸锦寸金的绝世大宝贝啊……”。

啊……

围观的众人不由的应和着,跟着点头,心里也知道是这么回事,更是有好多了解内情,听说过七彩流光锦传说的人,眼睛珠子都要黏在了台子上的红漆托盘里拔不出来了。

“单东家,你就赶紧说吧,这宝贝你要怎么卖?”。

单胖子嘿嘿一笑,右手的拇指与食指下意识的搓了搓,“自然是按单某刚才说的那样,咱们竞价,价高者得。”。

“哎,单东家你这就不厚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