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雨水拍打着屋檐。

房间内,一阵旖旎气氛。

“上原大师,那大和滕田可不是普通人,这计划可有把握?”

小曾圣子大半个身子倚靠在上原的身上,此时二人一番云雨,却是略显疲累。

而在方才,小曾圣子已然从上原的口中得知了对方的全盘计划。

将奈良城中的事情告诉大和滕田,然后利用大和家族的力量,先成功骗得奈良皇室的血脉,将奈良皇室的龙脉之地找到。

当然,汲取龙脉之气的聚灵法阵只有上原才会布置,到时候大和滕田必定有求于他,只要他在聚灵阵中稍做手脚,大和滕田闭关修炼之时,必定会中他的圈套。

到时候依靠阵法之力,再有上原和小曾圣子二人合作,必定是能够将大和滕田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斩杀。

对外,他们甚至可以将整件事情嫁祸给奈良皇室的报复,引得大和家族震怒,与奈良皇室开启战端。

趁着这段时间,他们二人大可利用新得聚灵阵,偷偷吞噬龙脉龙气为己用。

等到大和家族,甚至是奈良皇室反应过来,上原早已经在龙脉的帮助之下突破境界。

乌黑长发美少女甜美笑容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那个时候,就算是奈良皇室出动神忍,二人也大可不惧。

当然,上原的计划虽好,但是落入小曾圣子的耳中,却是有了一个担忧。

大和滕田她可是无比了解,此人手段通天,心性更是多疑,能够靠着铁血手腕成为大和家族的族长,绝非愚蠢之辈。

若是上原的手段没有骗过大和滕田,那么二人的境地可就危险了。

大和滕田的实力,几近九叶武士巅峰多年,几乎是神京城中神忍之下第一人,虽然在福山寺一战中受创不小,但也绝非是二人能轻易应付的。

更何况,大和滕田手中,可还有整整一个大和家族。

大和家族数百年在樱花国的底蕴,可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房间里,二人的身体紧贴,小曾圣子面上依旧戴着面纱,虽然遮面,但是也遮不住那魔鬼般的火辣身材。

此刻二人姿势缠绵,小曾圣子如同跗骨之蛆般缠在对方身上,却是丝毫没有嫌弃那一副削瘦苍老的身躯。

而上原一双大手把玩着对方,亦是老脸一笑道:“圣子不用担心,若是往日也就罢了,如今大和滕田受了重伤,当下比我们任何人都想要提前得到奈良皇室的龙脉,只需要我二人进言,他必定信之无疑。”

若是大和滕田勉强算是个枭雄,那他上原可就是这位枭雄身后,蛰伏多年的老狐狸。

这些年来,上原在大和滕田身边出谋划策,已然深得对方的信任。

此刻若是上原开口,大和滕田只怕也不会多想。

而一旦对方真的开启了奈良皇室的龙脉之地,到时候等着大和滕田的,便是必死之局。

房间里,一想到自己将要斩杀大和滕田,独吞龙脉之气,上原便不住大笑出声道。

而在他怀中的小曾圣子,则像是个小女子般,依偎在对方怀中,只是那张被面纱这株的脸,此刻却看不见表情。

“啪啪啪……”

“不错不错,这计划就算我听来也是完美,只是可惜了,若是我还有时间,也能容去将大和滕田的首级取下。”

房间当中,就在上原的大笑声还未落下之时,一道带着几分戏虐的男子话音,忽然是自门外响起。

就在楚凡开口的瞬间,房间内的二人陡然是面色剧变。

“谁?”

小曾圣子一声娇喝,起身的同时身上宽松的衣袍合拢。

而一旁,上原老脸骤变,双目之中冒出的精芒,正看向木屋门外。

咻!

霎时间,随着上原衣袍一挥,衣袖之中瞬间是有三根袖箭激射而出。

这袖箭端得是速度不慢,一墙之隔不过数米,只怕是任许多人都难以反应过来,即便是一旁的小曾圣子,在上原发出暗器之时,后背都不由得是一寒。

这袖箭的目标若是她,只怕此刻她已经身死当场。

噗噗噗!

木门之上,瞬间被射出三个孔洞。

袖箭刺穿而过,发出三道刺耳之音。

“中了吗?”

房间内,小曾圣子目光有异,正带着几分猜疑的看向木屋之外。

不知为何,方才明明有人说话,如此近距离之下,她竟然半点感受不到来人的气息。

这要么是修为极其强过她的高手,要么就是精通隐匿之法的忍者。

咻!

就在小曾圣子沉思之时,似曾相识的一道破空之声霎时是自她耳边响起,由远及近,瞬间便至。

“啊!”

匆匆一瞥,小曾圣子只见到三道细小的黑影一闪而逝,竟然是擦过她的头颈,径直射入到她身后。

与此同时,在小曾圣子的身后,传来了上原的痛呼声。

“上原?”

小曾圣子立马转过身来,此刻就在她眼前,上原整个人躺在地上,双手各被一只黑色袖箭钉死在地,还有一只袖箭,则正插在上原的两腿之间。

“啊!谁,到底是谁?”

上原痛呼出口,此刻双手被死死地钉在地上,竟然是半点反抗不得,下半身传来的剧痛,更是让他连连倒吸冷气。

“圣子,快……快帮我把毒箭取下来。”

眼看着自己发出的毒箭竟然又飞了回来,居然还将自己重创,上原顾不得其他,此时急忙是冲着小曾圣子喊道。

这些袖箭可都是被他淬过毒的,毒性之猛烈,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人必死无疑。

而此时听到上原的求救声,小曾圣子浑身一颤,仿佛堪堪从眼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般,即便是隔着一层白色面纱,仍旧能隐隐看到那张脸上充满了恐惧。

上原的实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能够施展如此神通将上原重创之人,其修为只怕已经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若门外真是这样强大的敌人,那别说上原,就算是她,也危险了。

“圣子,还愣着干什么?”

剧痛袭来,上原催促道。

而这一刻,站在他身前的小曾圣子,却是缓缓的转过身去,朝着门外所在的方向,双膝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