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大战场上,局势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萧远目的,意在从中间撕开炎军,将其一分为二。

在他的军事部署下,各级将领,皆亲自指挥作战。

而与秦军拼步卒之勇,炎军短时间内可以坚持,但越打,已是越来越显不足,开始被步步后压。

炎军帅位。

副将在岳征身边,观察局势后说道:“岳帅,大战至此,仍旧不见宣军踪影,有些诡异啊。”

“料想,宣军必是准备择机而动,从我左右两翼包抄,如此雕虫小技,岂能瞒我。”岳征说了一句,又道:“我两翼防务如何?”

“已布置妥当,若宣军包夹,必遭迎头痛击。”副将回到。

“很好。”岳征点了点头,继而站在帅车上,继续眺望。

见状,副将动了动嘴角,又道:“不过岳帅,正面战场,中间交锋之地,我军似有不敌,被压退了几十步啊。”

“不急,现在还未分出胜负。”岳征摆了摆手,道:“令鼓手继续重重擂鼓。”

“诺!”副将领命而去。

清纯妹子眼睛会笑弯成一到彩虹

整个平原战场,横向战线是非常长的,战场一角。

一名秦军千夫长浑身浴血,战刀几近崩缺,正匆忙跑到卫庆跟前,颤声说道:“将军,敌军反抗激烈,我部突不进去啊!”

“放你娘的狗屁!”

他本是来诉苦的,结果卫庆闻言,那是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这里是战场!不敢杀敌,就给老子滚回家吃奶去!我部接到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拼死突进!你他娘的不敢打!马上军法从事!”

听到军法,千夫长慌忙解释道:“不不不,将军,末将只是……”

哪知他话未说完,卫庆已瞪目厉喝:“还不滚!”

“是!是!”千夫长哪里是怕死,看其杀得浑身浴血,也知道是个敢战之辈,只是战场实在太惨烈了!

这也只是其中一角而已,像卫庆这种将领,还有很多。

而卫庆这个人,虽然满嘴粗话,但不失大将之风,只是现在还未建功立业罢了。

战场的厮杀还在持续,双方阵亡之将士,也在直线上升。

又战一个多时辰后,局势开始彻底发生了变化,整个战场,若从高空往下看,根据盔甲颜色的不同,则是形成了一个‘川’字模样。

中间的一竖,则是秦军,已将炎军的整条横向战线,从中间硬生生一分为二。

这个时候,根据变化,岳征那边眉头也皱了起来。

其副将试探性说道:“岳帅,秦军从中部突破,使我军左右不能相连,是否尝试两边收缩,对秦军施行包夹?”

“恩……”岳征沉吟了一下,道:“可以试试,你去传令吧。”

“诺!”

岳征这边命令刚刚下达,萧远那边,军令业已传到宣王那里,随后,宣军动了,开始由右翼进击,反而将炎军右侧包围了起来。

紧接着,萧远军令连下。

宣军开始配合秦军,分割战场。

将左翼炎军拒之于外,将右翼炎军切成了数段,进行分批围剿。

战局立变,右翼战场上,到处都是数不清的宣军,将大批炎军围在其中,那分割的小型战场,是多不胜数。

萧远这么部署,其实是有些冒险成分的,因为如果宣军不作为的话,秦军就极有可能会被两边包死。

但他相信这个女王。

现在,随着局势变化,右翼炎军被秦宣配合,分割数块,已经对中间的秦军造不成任何威胁了。

察觉到了这个情况,岳征神色凝重,沉思片刻后,说道:“原来秦王目的在此,既然这样,那就先将中间的秦军击败,命令,左翼大军,向右翼压进!”

听到这话,副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说什么,可又没敢,最后只能抱拳领命而去。

战事继续。

岳征认为,中间的秦军,其实也是陷入包围之中的,当配合右翼,先将其剪断,然后再战宣军。

可战场的变化,却根本不如他所想。

秦军那边,是被直接分成了两大批的,一方面,挡住了炎军左翼的压进,一方面,则是继续与宣军配合。

萧远既然敢这么打,那就必然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左部将士,能挡住左翼,继而给全军创造围剿右翼的时间。

而那边负责指挥的将领,则正是苏毅。

在其铁血将令之下,秦军将士,那是拼死而战,绝不容许退后一步!

他的指挥能力,无需多说。

这一场大战,也直接打到了天近傍晚,直至此时,炎军左翼仍旧寸步未进,而右翼,则是被围剿损失惨重。

这个时候,炎军副将再也忍不住,在岳征身边急声说道:“岳帅!局势于我不利,再这样打下去,右翼恐有覆没之危啊!”

他说的,岳征何尝不知,更重要的是,整个战场,对炎军来说,已经快要呈现败局了!

可这是六十万人的大决战,他实在不敢轻易下达撤退的命令。

一旦如此,那就会兵败如山倒,一溃千里!

他开始犹豫不决了起来,但副将一直在旁边催促:

“岳帅啊!还是快快下令吧……”

“若此战,兵马折损太多,家国危矣啊……”

听到这里,岳征终于深吸了口气,继而冷声说道:“传令,后军先撤,左翼接应右翼,随后,以弓弩手射住对方阵脚。”

“是!”副将闻言,慌忙应了一声,接着赶紧下去传令了。

不多时,炎军后方集体撤退,鸣金声起,整个战线,开始如潮水般回缩。

看到这一幕,萧远那是精神大振,同时战剑连连指着前方,大声喊喝道:

“岳征败了!炎军败了——”

“追!全军追击——”

在他不断的喊喝下,军令下达,秦宣两军,士气再次大振,开始沿着炎军败退的路线,穷追不舍。

正如岳征所言,决战之下,一旦撤退,必然就是兵败如山倒!

炎军也由刚开始的有条不紊,变得慌乱了起来。

因是逃亡,再无士气,兵器战旗,那是跑一路扔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