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迟一愣,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父皇说的是谁?我跟谁?”

“神启大将军之子。”

“所以,们是已经把我许配给他了吗?娃娃亲定下了?”

“这倒没有。”迟离风淡然道。“但是我跟母后当年的意思是,让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好好相处,培养感情,可能等到长大了,们的感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也就是说,和母后当年是认定了那谁是们的女婿的?”

“嗯。”

听到他应了这么一声,云迟一拍额头。

黑线。

“父皇。”她认真地看着迟离风,“咱们不管从前,不问过往。现在我已经有了苍陵,除了他,我不会跟别的任何男人在一起。这姻缘玉到底有过什么卦象暂且不说,看我和苍陵现在有哪点不好?说不定,当时也就是苍陵不在,要不然他跟我一测,超出天作之合呢。所以,姻缘玉不可尽信,它又不能囊括所有。”

“与苍陵不是就不好要孩子吗?”

“可我现在血脉已经净化了呀,安伽说了,已经可以要孩子了。父皇,哪怕不能要孩子,我也只爱苍陵。”

 性感模特唯美写真

迟离风轻声一笑。

“朕是怕以后且要生事。”

“那便以后再说呗。再说,我们还会怕吗?父皇,我和苍陵,神魔不惧。”云迟看着他,语气极为认真,半点不开玩笑。

在这个时候,哪怕她有半分动摇,对晋苍陵都是不公平和伤害。

她和晋苍陵之间,早就已经如同一体,互为骨血,哪有那么容易分开。

迟离风轻叹一声。

“朕并不是想要拆散们。”他目光落在那姻缘玉上,“们能够对对方如此忠诚,朕心里欣慰。如若可以,朕也希望的感情不生波澜,只是,该说的还是得跟先说清楚,以免日后有事措手不及。”

云迟坐到他身边去,搂住他的臂弯,靠在他肩膀上,与他一同看着那姻缘玉,“父皇,现在那大将军之子不也已经死了?神启皇城空无一人,想他做什么?”

“不。”

迟离风摇了摇头。

云迟愣了,不?这是什么意思?

“当年因为他是我和母后认定的驸马,所以我们给他也点了魂灯,我已经去看过了,他的魂灯未灭,这说明,他也活着。”

还有这事!

“那还有谁的魂灯啊?”

“我的,母后的,安伽,的,还有——”

迟离风说到这里突然一顿。

云迟看着他,“还有谁啊?”

“先帝师,与先帝师的小师叔。”

云迟心头一跳。

“他们都还活着?”

“不,先帝师的魂灯早就已经灭了,他早就已经死了。”

“小师叔的还燃着,是吗?”

“嗯。”

云迟还要再问,迟离风却打断了她,“我让先过来,跟说这些,只是想让和苍陵也用姻缘玉测一下。就像刚刚所说的,也许们的卦象是超出天作之合,比上宫南还要适合,那么,我就不用担心了。”

她和晋苍陵来测一下姻缘?

都已经成亲这么多年了,还要再测姻缘吗?

“我不测。父皇,这是无用功,因为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是他的妻子,他都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测。”

晋苍陵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