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墨凌渊一挥手,楠木桌面上煮茶的器具散落一地,名贵的紫砂壶和配套的茶杯摔落在地上,支离破碎。

迟夜白桃花眼里水波潋滟,唇齿含笑,不气不恼,拉长了悠扬的嗓音:“哟,到底是谁招您惹您了,值得您发这么大的脾气?”

墨凌渊掏出厚厚一叠银票,砸在迟夜白面前。

迟夜白捡起散落一地的银票,随手翻了翻,继续打趣道:“两万两,少帅是打算将我的兰桂坊整个包下来吗?想要哪位姑娘,您直接开口就好,本坊主一定将人收拾的干干净净,亲自送到您府上……”

墨凌渊眉目冷峻,嗓音沉怒:“少给我装蒜,这些银票编号有序,是从银号里取出来的?”

迟夜白这才认真仔细的看了看,讶异道:“确实是我手里的银票,只是怎么辗转到了少帅您的手里?”

“我还想问问,这些钱经过谁的手,怎么就原封不动的到了本帅少夫人的手里?”墨凌渊嗓音寒凉,周身的气息越发冰寒冷沉,如一把出窍的宝剑,随时都有取人性命的危险,“跟本帅的少夫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迟夜白心思微动,立即弄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赶紧甩锅:“少帅息怒,您可冤枉我了,本坊主跟少帅夫人只有过一面之缘,实在谈不上交情。

少帅夫人八抬大轿来我的兰桂坊将南烟姑娘接回少帅府,除了那一次,本坊主再也没跟少帅夫人见过一次面说过半句话,还望少帅明察。”

墨凌渊不语,眸色沉沉的凝着迟夜白。

迟夜白被墨凌渊杀意弥漫的双眸盯的浑身发毛,硬着头皮道:“这些钱,本是给云公子的分红,我只是替他取出来,交给他而已。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至于怎么到少夫人手里的,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云公子?”墨凌渊一字一顿:“哪个云公子?”

“当然是云澈云公子了。”迟夜白笑的意味深长,目不转睛的凝着着墨凌渊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依我看,您要是急着知道真相,还是直接去问少夫人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吧……”

“云澈现在在哪里?”墨凌渊握紧了手指,一拳砸在桌面上。

好好的楠木桌子,“咔”的一声,被锤破一个大洞,尖利的木刺划破手背,鲜红的血涌出来。

相交多年,墨凌渊一直冷冷清清,性子寡淡凉薄,还从未曾在他面前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迟夜白心尖颤了颤,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收敛了面孔上玩世不恭的笑意,急急的站起身,面色凝重的问:“少帅,可是出什么事了?

云澈前天来找过我,说要离开锦城一趟,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才会回来。

还让我派人帮他取出了存在银号里的钱,我以为他是想当盘缠,万万没想到他会将这些钱私底下送给少夫人……”

墨凌渊手指骨节发白。

第一次,云澈帮她将南烟从兰桂坊带出来。

第二次,给她两万两银票,跟少帅府划清界限。

一个男人三番两次不惜代价的为他的女人做这些事,目的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