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荒古妖书…”叶霄瞳孔微缩,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一黑一白的两个光团。

“荒古妖书?”云缨也愣了一下,在蛮荒界长大的她自然也听过这个传说,不过自己二人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的确是鸿运天降。如果她知道叶霄在之前已经得到过荒古妖书中所记载的灵术可能会更加震惊,毕竟传说始终是传说,一人还能遇到两次?

叶霄走上前去选择了那团黑光包围的纸页,对云缨说到:“刚好两份魂术,正好一人一份,也不用纠结了。”

云缨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收取了那份白色的光团。黑白两张纸页化作信息流映入叶霄与云缨二人的脑海,而后湮灭成粉屑。

“《审判与裁决之箭》,吾之收录三百魂术之二,也是唯一的一套双人配合魂术,学其一则不能学其二,黑白之箭不可共存于一人,黑白之箭亦可互为印记之箭与处决之箭,先发则为印记之箭,作用于目标之上,后发则为处决之箭。中印记之箭者,无论逃到天涯海角,必中处决之箭。二者相辅相成,似有因果之奥妙,潜力无穷。”叶霄从脑海里获取了荒古妖书所记载的信息,原来这两份魂术共为一套,怪不得会同时出现。这《审判与裁决之箭》虽然神妙却也需要印记之箭射中才行,中其一则必中其二。

云缨也从脑海里获取了同样的信息,瞬间明白了之前黑猿口中吐出一道黑光只是擦着了自己的铠甲,而后白猿口中吐出的白光自己则无论如何都躲不过了。不过这两只猿猴修炼的并不到家,达不到荒古妖书所记载的互为印记,源源不断的境界。否则这次战斗她恐怕凶多吉少。

《审判与裁决之箭》练至大成,中了印记之箭的人将面临无止境的追杀,被处决之箭命中时,处决之箭也成了新的印记之箭,这样黑箭白箭黑箭白箭的轮流射击效果太过恐怖,不愧是荒古妖书所记载的魂术。

“这门魂术即便不互相配合,也是一个强大的攻击手段,我那两柄魂器丢的还真值。”叶霄安慰自己道,《审判与裁决之箭》虽强却需要二人合作,不过云缨与自己是不可能一直呆在一起的。

“就在这儿休整一下,我们明日再出发吧,我估计再有一天多时间就可以赶到祭坛了。”云缨收拢心思对叶霄说到,此地是双子猿的领地,一般荒兽不敢轻易进入,倒是成了二人休憩的绝佳场所。

叶霄继续在四周布置好隐匿阵法,利用土灵力构造了一个巨大洞穴,而后安心躲了进去,盘膝修炼。

云缨看了一眼四周,也不避讳,跟着躲了进去。叶霄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便知道云缨进来了。

“荒兽血的效果消失了?”叶霄问到。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

云缨点了点头,“荒兽血的血腥味只能掩盖大概一天的时间,所以我才需要每天沐浴兽血。不过我带的黑骨龙血已经失效了,如果沐浴其他荒兽的血怕是会吸引无穷荒兽对我们进行追杀。所以暂时还是不用掩饰了,这里已经快接近冥域之森中部地带了,应该遇不到其他人。”

叶霄看着云缨那张绝美的面庞,深深吸了几口气,一脸陶醉,“这香味还真的令人上瘾。”

云缨面色一红,瞪了他一眼,“没有黑骨龙血的效果,明天的行动就更加困难了,到时候看你还开心的起来么。”

叶霄疑惑的问到:“冥渊之森如此巨大,你怎么确定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呢?”

“我此行的目标是天香狐的祭坛,那是我们血脉的源头,我可以隐约感受到它的位置。”云缨解释说。

“楚天意不是对你父亲进行了搜魂吗?难道你父亲也不知道祭坛的位置?”叶霄疑惑不解。

“就是因为祭坛的位置只有天香狐的嫡传女性能够感受到,所以天香狐中族长一直是女性担任,我父亲感知不到祭坛的所在,而我母亲则在对她搜魂前选择了自毁魂魄,永不超生,来保住这个秘密……”谈及父母,云缨脸上满是痛楚。

“对不起…是我让你想起那些不快的事情了。”叶霄一脸歉意。

“不用道歉,即便你不问,我又岂会忘记这些事情,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我的族人是怎么死的,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哎…”叶霄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已被仇恨折磨了许多年,而且未来依旧会活在仇恨之中,这也是她独立而坚毅的缘由吧。闭上双眼,叶霄先是进入灵魂世界,在星宫之中陪伴了一会儿扬灵,毕竟苏醒后的麒麟神魂只能呆在星宫之中,和坐牢无异。

随着阳光再次透过稀疏的树叶缝隙照了进来,叶霄从洞穴之中走出,中品灵石的灵子盾已被他熟悉掌握,大师兄君子让布置的作业花费四天已经完成。叶霄却是知晓自己可能赶不回下一次的授课了,不过他现在也不可能丢下云缨一个人独自回去。

“走吧…”云缨还是那一身打扮,始终不变,脸上却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应该是离目的地近了吧。

“昨晚我试着修炼了一下那《审判与裁决之箭》,荒古妖书中所记载的魂术果然很难,想要练成恐怕不容易。”云缨对一旁的叶霄说到。

二人并肩而行,靠的很近,那种异香始终环绕着叶霄,令他精神矍铄。“慢慢来吧,那可是荒古妖书所载,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叶霄想起自己当初练成《虚空种莲》靠的还是六识通玄的神妙境界。

一路披荆斩棘,遇到的荒兽果然不少,不过二人都非弱者,即便是顶级魂兽也难阻挡二人前进的步伐。然而随着二人的深入,本该越来越密集的荒兽,却是慢慢消失了踪迹。

“我们又是闯入了谁的领地了么?”叶霄警惕的望着四周。

云缨摇了摇头,“我感觉到祭坛离我们已经很近了,希望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

“那是什么?”叶霄看见一棵树下露出一截白玉般的东西,他走过去摸了摸,只觉得这东西很是坚硬。

云缨看着那东西怔怔出神,“我们到了,那是天穹兽的骸骨…原来这里就是埋骨之地,怪不得周围没有其他荒兽。”

“天穹兽的骸骨!也就是说这几里的地下埋着一具天穹兽的骨架?”叶霄面露震惊之色,天穹兽他自然知道,乃是蛮荒界一种实力强大的仙兽,其体型更是巨大无比。

“没错,天穹兽虽死,但荒兽的威压却是依旧环绕在这里,四周的荒兽没有胆敢靠近的。根据族中记载,我天香狐族的祭坛就修在埋骨之地之上。我们快找找入口吧。”云缨说到。

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荒兽还能称霸一方,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叶霄本想把这天穹兽的骸骨当成材料给收走,却是根本行不通。

“这天穹兽的骸骨早已被我族先辈炼化成阵法的一部分,你就别想打它的主意了。”云缨看着叶霄的行径,笑靥生花。

然而未等叶霄回复,二人纷纷抬起头来,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间乌云笼罩,狂风骤起,更可怕的是那些乌云越来越低,天空似乎即将崩塌下来一般。

“吼~~~~~~~~~”恐怖的兽吼声如炸雷般在二人耳旁响起,云缨下意识般赶到叶霄身边护在他的前面。

一头巨大的荒兽从乌云中钻出,从天而降。那荒兽体型巨大,遮天蔽日,却是毫无生机。

“这是…这是天穹兽的魂魄?!它为何会攻击我们!”云缨面露不解,天穹兽死后魂魄被天香狐族前辈高人以阵法镇压与此,守卫着天香狐族的祭坛重地,至今已有数千年,然而如今它却主动袭击天香狐的后人。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这荒兽魂杀意太过明显,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我。”叶霄提醒道。

天穹兽魂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并不露面,然而威压却依然降下。

挡在叶霄前面的云缨艰难抵挡着,却只也坚持了几息时间,便瘫倒在叶霄怀中。“还是让我来吧,你的灵魂力量抵挡不住它的!”

叶霄运转魂力,无尽麒麟神炎从他体内钻出,汇聚成一头巨大的麒麟对着天穹兽怒吼,叶霄与云缨二人压力瞬减。然而那天穹兽亦非吃素的,积蓄了数千年的怨恨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神炎麒麟被无尽狂风直接吹散。

灵魂世界中,扬灵猛然瘫倒在地,“叶霄,现在的我魂力还没完恢复,我拦不住它啦。”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把你的灵魂力量借给我。”叶霄嘱托道,星宫之中,麒麟神魂的魂力化为一道道光束反哺天上的星辰。

外界的叶霄感觉自己的灵魂已至真仙水平,他仰头望天,终于第一次施展出自己在琳琅阁中领悟到的神通。

“鹏举!天亦可拖!”叶霄背后,一头灵魂力量形成的鲲鹏渐渐成型,那鲲鹏目露精光,奋力扇动翅膀,那股天穹兽的恐怖威压被其完承受,渐飞渐高,直到与天穹兽的兽魂黑云撞在了一起。然而这鲲鹏依旧没有停下,而是背着天穹兽的兽魂继续高飞,层层乌云被其托起,似乎那崩塌的天空被这神异大鸟给支撑了起来。

躺在地上的云缨长大一双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她的身旁叶霄张开双臂,眼神坚毅。那天空上的鲲鹏正是他的灵魂化身,终于鲲鹏破云而出带着天穹兽魂消失在了天际,似乎有什么结界被瞬间打破。

叶霄回过神来,大口的喘息着,刚才的神通消耗极为恐怖。云缨看着叶霄那张俊美面庞,露出难以名状的目光,这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男子已无数次创造了奇迹,拖天而起的伟岸英姿更是再她内心深处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云缨痴痴的看着叶霄久久未曾回神。

“看什么呢?”叶霄突然出声问道。

云缨正欲回话,叶霄却猛然抱住了她,“小心!”地面突然塌陷,二人瞬间被大地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