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思图用整个掌心包裹着蓝可蔓的后脖颈托起她的小脑袋,另一手端着一杯桂花甜酿凑到蓝可蔓的唇边,低声对着她说:

“蔓儿,我带了甜酿,还是草原上很少见的桂花甜酿,你来尝一口,好润润嗓子和嘴唇,你的脸色很不好,唇色都苍白了。”

语气里的心疼浓浓烈烈,那日的蓝可蔓却似有些怔怔的看了看思图那双满含深情的双眼,方才低头就向那杯桂花甜酿,轻轻啜饮了一口。

依稀还记得蔓儿妹妹那日抖的牙关发颤,思图不忍缓缓松开那个怀抱,双手捧向蓝可蔓的脸颊,将她的小脸抬起,早已见到蓝可蔓满脸泪痕,伤痛不止,口中还在呢喃着:

“思图哥哥,他要离开了,再也不回来了,我怎么办?蔓儿怎么办?”

这些虽然轻微却足以让思图撕心裂肺的呢喃,直击的思图再也无法支撑,心里顿时荒芜一片,孤立无援,只能绝望的看着蓝可蔓,望着她那份剧烈的让人无法承受的伤痛,不用问,那个“他”就是凌星月不会错了。

思图当时只觉得喉咙紧缩,那嗓子眼儿处也似被一团棉花堵塞,不禁无法再说出任何话语,就连呼吸也一阵阵的急促起来。

良久,思图才半跪着下身,再一次将蓝可蔓拢入了自己的怀抱,紧紧的,任凭蓝可蔓的泪水浸透自己的衣衫,那泪水灼烫的思图身体也渐渐地颤抖起来。

思图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怀里的蓝可蔓,嘴唇时而一下下的轻轻的触抚着蓝可蔓的发顶心,待怀里的蓝可蔓终于慢慢的平静下来,似乎迷迷糊糊中陷入了梦魇的时候,叹了口气,眉宇间吹过浓浓的晦涩的风,许久,贴着蓝可蔓的腮边,唇瓣轻轻触碰着那温热的耳根轻轻呢喃了一句:

“蔓儿,你还有我,我一直在,我可还有与你将心换心的机会?”

蓝可蔓被耳边的温热惊倒,伸出细细的手指向上抚去,指尖却不小心触碰到思图的脸颊唇边,仅仅是这轻微的一触,换来的是思图的呼吸轻轻一断,换来的还是思图下定的决心,继而将怀里的蓝可蔓抱的更紧,似乎就这样一生一世,再也不愿放开分毫。

那日车外夜色悄然彻底铺满了一切,不给任何光明一丝一毫的机会,思图轻轻唤了车夫,让他将马车停下,好让怀里的蓝可蔓好好的睡一会,这也是让蔓儿能够最快的恢复的最好的办法,思图就这么拢着怀里的蓝可蔓,自己身上的披风也早已温柔的罩在蓝可蔓娇小柔弱的身体上,有时候,思图就会想,如果时光就这么停止,该有多好。

牛仔泡泡浴可爱小美女俏皮浴室写真

……

想到这里,思图正在蓦然等待披上外裳的手臂再也不放下,就那么怔怔的想着若那日马车里的时光可以重现,该有多好,自己愿意放弃这一切,只愿此生就和蔓儿妹妹依偎在那逼仄的马车里,偶尔撩开车帘,看一眼窗外,如此便好。

石头看少爷如此一动不动的一直站着,不知道发生了何时,忙上前将思图的手臂托住继而向下放到他的腿测,思图一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向石头的目光,却有了些责备的意思,似乎在苛责石头打断了自己的念头。

石头不敢多言,低头站立一旁,等待思图坐下,好伺候他进食早饭,如此一顿早饭只进了足足有快一个时辰,方才进完。

石头看见思图少爷吃一口就呆呆的坐那望着窗外,只有那对凌雀叽叽喳喳的吵闹之时,少爷才会进下一口,时而面上带些沉郁,时而面上又一片淡红,时而腮边一瞬濏濏,时而唇角又绽开一抹笑颜,直把身旁一直伺候着递茶传才的思图看的一愣一愣的不明所以。

好不容易等待一向雅正稳妥的少爷迈着有些虚浮的脚步去往了他常日习武的地方,石头终还是不放心,叫个小厮进来收拾了残羹冷炙还有那些碗碟,自己一溜烟的跟去了那习武场,他觉得还是看着些比较好,刀剑无眼,若思图少爷由于心神不大定,而失了准头,伤到自己,那等四大管事回来,自己可不能再好好活在这思家府里了。

一路上,石头甚是迷惑不解,这一向做事从不马虎从不出错的少爷这时怎么了,自从前日莫名的让自己挂完这琉璃宫灯以后,思图少爷就像是被这琉璃宫灯吸了魂魄一样,昨日晨起,眼下一片乌青,一看就是睡眠不佳。

石头担心是因着琉璃宫灯太过于光亮的缘故,所以昨晚有意只将那宫灯仅仅留了两盏,一盏小院门口,一盏雪松树下,想来也不是很亮啊,怎的,今日思图少爷竟然直接睡过头不说,眼下同样又是一片乌青,几日来,那片乌青不仅没有减轻,反而似乎还加深了许多。

经过一整晚的思虑回忆,再加上早膳时刻的清晰往事缓缓不断冲击着思图的心,反倒让他在这一刻,更加明了了自己的心意,不管上天入地,即使横亘在他和蔓儿妹妹之间有海一样宽的鸿沟,他都不会觉得有丝毫疲倦,必然横跨这海洋,迈步向前,直到将蔓儿妹妹永远揽在自己的怀里,再不放开。

思图今日上本就起的晚了些,加上早饭又断断续续的吃了快足一个时辰,等到他心不在焉的将那套往常习了很多遍的枪法完成三遍以后,已然日上中天,又到了传唤午膳的时候了。

转头瞧见石头正小心翼翼的站看一旁,看着自己,似乎有话要说,于是微微颔首,朝他示意的点了下头,石头赶忙快步移到了思图身边。

思图探臂一扔,那竿红缨铁枪直朝着石头站着的方向飞去,石头上半身向前微微一俯,双手变接住了那枪,转身立在兵器木架上,方才双臂一恭问道:

“少爷,您这几日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看您眼下的乌青,都快成熊猫了,又练习这许多遍了,歇了吧,况且已然午时了,是否要小厨房传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