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年师文安在y国的bao乱中失踪并没有死,而是受了伤,被人给救了。他除了身上伤,最严重的是脑袋上的伤,从而导致师文安失忆,而他的护照身份早已经在混乱中遗失了。

   救师文安的是新华坡的华裔,是去y国做生意的。因为y国实在太乱,这家人决定离开y国,并救人救到底,带走了师文安。师文安虽然十一了,但能力可没有因此而丢失。让他看到股市的曲线图,他便能够分析出当前股市的行情,专业能力很强。

   救师文安的人家姓李,当家人李华昌是南亚某国的富豪,家中的公司挺大。李华昌只有一个女儿李若妍,而李若妍喜欢上了师文安。李华昌见师文安很有能力,又没有过去亲人,便将其招为上门女婿,让师文安进李家公司工作。

   三年后,师文安已经在李家公司站稳了脚跟,跟李若妍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然而,师文安出车祸了。

   这次车祸师文安没有受伤,只是因为脑袋撞到方向盘而昏迷了。苏醒后,师文安便恢复了记忆。

   师家父母还在,师文安还有弟弟和妹妹,他既然恢复了记忆,自然不能不回家看父母亲人,自然不能不带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只是想到他的未婚妻、青梅竹马的恋人,师文安心里很难过,他对不起她。若是他还没有娶妻生女,他会立刻跑回伍嘉嫦的身边。但现在,他是没有资格再回到她身边了。

   苏青霓跟伍嘉娥来到伍家的时候,得到消息的伍嘉豪与褚安娜也回来了,冯书成也在。伍嘉娥来到男朋友身边,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大姐怎么不在?”伍嘉娥问伍嘉豪。

   伍嘉豪回答道:“大姐和文安哥出去了。他们要单独说话。”

   伍嘉娥不由担心:“要单独说话可以在家中说啊,我们不听就是了。这跑到外面去说,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师文安跟大姐谈完话,自己自己,留下大姐一个人在外面,若是大姐想不开要做什么,咱们连拦都拦不了。”

   伍嘉豪也担心了起来:“我出去找大姐。”

   伍嘉娥道:“我也去。”

   桃花树下的吃花少女图片

   褚安娜自然是跟着伍嘉豪一起行动的,冯书成没有跟着伍嘉娥,选了一个方向单独去找人。

   苏青霓也单独寻了一个方向,走了一段路,转了个弯儿,继续寻找。

   她的运气不错,看到了正站在一棵大树说话的两个正主。苏青霓没有走上去,远远地看着两人。

   听不见两个人说什么,但能够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师文安的神情愧疚中带着爱意,伍嘉嫦脸上却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她本就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便是有伤心,也不会表现出来。当初师文安失踪,她也只是躲在自己的房间哭泣,并很快振作起来。

   说了一会儿话,两个人分开了。师文安走了,伍嘉嫦孤零零地站在大树底下。直到师文安已经走出了很远,伍嘉嫦才蹲下身,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苏青霓想着到底是这时候上前安慰伍嘉嫦还是等她哭一阵发泄一通情绪时,有人比她快一步来到了伍嘉嫦的身边。

   是冯书成!此时他的脸上满是怜惜与爱意。他走到伍嘉嫦的身边,伸出双臂环住伍嘉嫦。伍嘉嫦此时难过不已,只想有个肩膀依靠可以痛快哭泣,没有心情顾及冯书成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投入冯书成的怀中,放声大哭。

   苏青霓:“……”

   她还是离开吧!

   苏青霓转身就走。

   一个星期后,苏青霓从褚安娜口中知晓师文安离开了a市,带着他的妻子儿女回了他们的家。

   褚安娜道:“大姐的情绪很平静,看不出来她难过还是不难过。她现在每天忙着工作,几乎都不怎么回家。嘉豪很担心大姐。”

   苏青霓道:“嘉嫦姐是很坚强的人,当初以为师文安死了,大姐都很快站了起来,现在同样也会的。你家嘉豪若是担心,每天给嘉嫦姐按时送三餐,盯着嘉嫦姐准时吃饭就是了。”

   褚安娜觉得这个建议不错。

   又一个星期过去,苏青霓刚刚处理完一个案子,回到家中想要好好休息一天,自家的大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苏青霓打开房门,一身酒气熏熏的伍嘉娥走了进来。

   她手中提着一听啤酒,对着苏青霓晃了晃:“陪我喝酒。”

   苏青霓能怎么办?只能将人让进客厅,拿出好些零食出来,陪着伍嘉娥喝酒。与其让人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发生意外,还是将人留在自家好了。最多也就是醉鬼发发酒疯,将自家客厅弄脏了。不过可以找钟点工来清理。

   “喝,干杯!”伍嘉娥打开一瓶啤酒,对着苏青霓比了比,便将酒瓶口对着自己的嘴巴,大口喝了起来。

   苏青霓拿了一瓶啤酒,慢条斯理地喝着啤酒。她也没有问伍嘉嫦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心中有数。

   伍嘉娥一口气灌下半瓶啤酒,放下酒瓶,她对着苏青霓哭了起来:“书成跟我分手了,他跟我分手了。”

   苏青霓默然以对,在那天看到那种情景后,她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伍嘉娥边哭边道:“他说他心里面有喜欢的女人,只是那个女人喜欢别的男人。他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只将那个女人放在心里。后来他感动我对他的锲而不舍接受了我的感情,他试着将对那个人的感情收回来放到我的身上。只是,他失败了。这么长时间了,他没有将感情成功转移,反而因为那个女人的上心而认清楚了自己的心。明白他真心爱的就只有那个女人,他对我的知识淡淡的喜欢,他不爱我……”

   “他说他不想欺骗我,不想耗费我的青春,所以他跟我分手。他、他不要我了……”

   伍嘉娥哇地放声痛哭。

   苏青霓递上一盒纸巾。

   这种时候,说什么劝慰的话都是虚的。伍嘉娥也不需要别人的劝慰,她只是要一个倾听者,一个可以发泄情绪的地方。